您好,今天是:   ENGLISH
媒体报道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活动新闻 >> 媒体报道

2016年8月12日彭城晚报系列报道《刘向后裔的户部山闾里 户部山大院往事之刘家园》

来源:www.xzmsbwg.com   更新:2016-8-18 17:47:58   点击:


九里山下的刘向墓碑


民国时期刘家经营的松茂粮行发货单


刘家坤绘《平临阁》


刘家大院拱门


(十二)

|李世明 庄云霞 图|李世明

    刘家的刘,与大汉王朝刘邦同宗。刘家大院,人们习惯说是“刘家花园”、“刘家园”,因为刘家后院是个位置高崇、景致幽雅的花园,刘家后人刘永君先生每谈及此,辄兴高而又惋惜。他说,园中的那座别致的平临阁,是户部山与伴云亭等一样的古建筑,经过了文革纷乱,却在之后拆除了。

  

  ●刘向墓的迁移

  刘家大院,是刘邦之弟楚元王刘交的四世孙刘向后人聚居的地方。说到刘家大院必然要说到刘向。刘向,(约公元前77—公元前6),沛县人。原名刘更生,字子政,西汉经学家、目录学家、文学家。刘向和他的儿子刘歆是在儒学作为经学而一统天下之后,又重新研究和整理诸子百家的著作与学说的重要人物。他的《别录》开了中国目录学的先河。刘向死后埋骨城北九里山。他的墓地多次迁移。

  刘向的74代传人刘志昌先生说,徐州刘向的后裔,是因为奉命在刘向墓地守陵而繁衍至今。刘向墓的位置,据民国版《铜山县志》说,原在“城西北三里演武场南”,因黄河改道南徙圯于水,后迁到陡山口南,即位于九里山刘窝村后的山上。但是,刘志昌先生说,刘窝村并不是守陵刘姓的居住地。

  今天刘家大院大门内堂屋屏风雕版介绍说,根据刘氏五十九世孙刘景唐明嘉靖十二年(1533)重立的刘向墓“汉楚元宗刘氏墓表”,可知刘向墓茔与谱系。这是遗存最早的文献。墓表说,南朝萧梁之后,刘氏分为南北二宗。北支即徐州户部山刘氏,当年属年稍长者,南下者多年轻一些,后失去联系。刘志昌先生说,约有10年前,在《扬子晚报》上看到一篇刘氏后人的文章,南京溧阳人,说是刘向后裔,特别是文章附有一张照片,照片上显示的竟是1942年合族公祭刘向时,照片上右侧那通墓碑的拓片。刘志昌立即致函联系,但没有音信。他估计那位作者应该是南支刘氏的后人。

  刘志昌先生家藏有一帧照片,记载着刘向墓发现的一段旧事。日伪时期,伪政府准备在今天的中山北路庆云桥北空后校一带,修建苏北师范,施工中发现有四座坟墓,通过墓碑知道是刘向父子的墓,便立碑加以保护,1943年秋,徐州刘氏族人合族公祭,摄影留下这张珍贵照片。照片正中墓碑后可以看到主坟,即刘向墓。碑起自左而右,第一人是年最长者,第二人是刘志昌二爷爷刘铭善(照片题写者),第五人是刘志昌的父亲。

  新中国成立之初,因修建九里山飞机场,位于其侧的刘向墓及墓碑需要拆除。刘志昌回忆刘信如先生告诉他,拆除时为了复建原貌,墓石均编号迁建九里山。惜过后种种原因复建未果,墓石散失殆尽。

  如今,九里山的刘向墓,已经迁址修好,2015年我曾经寻找过,那是山坡上一座高大平台,一座檐角高翘的亭子,那通原墓碑立在亭子内。刘志昌先生说,每年清明,他作为族中年长者,皆带领亲人前去祭祀,以让后人沿志不忘。

  

  ●平临阁与户部山

  明末清初,迫于水患,为刘向守墓的刘氏后人为生计由九里山迁入城中,开始步入商界。刘氏先后经营纺织布匹、南北杂货、酒店粮行,行业的转换一是跟随徐州社会、经济的发展,一是资金的积累和家道的兴盛。光绪年间他们在户部山北麓买下一处房屋,重建门庭,跻身户部山富户之列。刘家对于家院的布局、设计是颇为讲究的,有个可以算是户部山最大的花园。1926年,72代刘铭善主持设计、开辟后花园,院墙直抵戏马台亭子下不足20米处,有数亩地大,栽植各种奇花异树,曲径环绕,翠微掩映,高地上兴建“平临阁”,嵌有匾额,可以眺望黄河、九里山,成为户部山北麓的著名景点。所以刘家大院一般人不称大院,而被称为“刘家园”。这幅是原徐州市园林处刘家坤先生描绘的“平临阁”图,再现了往日园林概貌,令人无限怅惘。

  刘志昌先生说,现在开放的刘家大院,很小,只是原来刘家大院的中院,原来刘家有东中西三个院落;东院是大房居住,虽然房屋没有了,院落还保存着;西院是二房居住,眼下院落没有了,变成公共花园。就是现在的大门,是翻修的,只是中院二进院的门,一进的堂屋曾经是刘志昌先生的出生地。实际上刘家原来的大门位置当在十米之外,包括现在路的面积。  刘家经营的店铺,如“泰和源”是一个字号两个店面,连接马市街与道平路,爷爷经营,在道平路上,父亲、二大爷是外跑南方采购。泰和源是南北货店,刘志昌尚能记得店铺中红糖、冰糖、红枣、扫帚等商品。毓秀池也在道平路上,与泰和源比邻,是大爷的长子刘国昌开的。毓秀池那是徐州南关颇有名气的浴池,我记忆清晰,童年经常跟着父亲去毓秀池洗浴,有门楼、过道。馨泉酒坊是在马市街上55号,数年前我走访马市街任家老人时,便知道馨泉酒坊是利用一口古井酿酒,井水水质优良,酒亦醇香,誉满南关。

  刘家经营的松茂粮行在三民街(解放路)上,辛亥革命后,张勋盘踞在徐州,接连召开四次会议,联络多路军阀,执意复辟清廷。1917年7月,张勋率领5000辫子兵进京让溥仪出来恢复皇位,闹了12天的复辟梦,以失败告终。张勋逃亡,留在徐州的辫子兵乘机造反作乱,冲出营房在徐州富户商家聚集的南关一带大肆烧杀抢掠,松茂粮行也难逃浩劫,不但钱粮被抢,连珍藏粮行里的刘氏族谱也毁于兵焚。后来松茂粮行迁到丰储街上,我收藏一张1949年松茂粮行的发货单,可以知道松茂粮行一直经营到建国初,约有六七十年的历史。

  刘家后裔刘永君先生,是位画家、雕塑家。他闻及我谈论松茂粮行,颇有感慨,根据童年记忆,给我绘画一幅奎河岸边松茂粮行的位置图,勾勒出昔日的情景。他说,粮行在现在丰储街桥的南边,奎河东岸,有码头,可以装卸粮食。

  爷爷去世后父亲兄弟三人分家,刘志昌先生说,泰和源交由二大爷经营,父亲刘永治则退出,他年轻时平时喜欢古玩字画,遂在徐州城隍庙街(今青年路)城隍庙对过,开一家“泽古斋”古玩店,既收售,又鉴定、寄卖典当,所以家里藏有许多珍贵的字画陶瓷。后来改做天禄阁印泥店,手工制作印泥、出售图章料,当时邀请徐州治印名家谈小四、谈小五在店里治印刻图章,和谈家关系很好。不久又增添出售文具,一直经营到公私合营。公私合营时大哥进了徐州制墨厂,后合到万里香化工厂。

  因为爷爷刘锡善字伯元,父亲刘永治则取字子元,所以人们称父亲多是叫“刘子元”。解放后,1952年,被聘为徐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之一,他把家里最好的10多件字画瓷器捐献给徐州博物馆,这恐怕是徐州市最早的文物捐献人,家里还保存徐州市文管会颁发的证书。

  

  ●天禄阁与刘氏谱系

  刘志昌讲,刘家班辈他记得有“开善永昌家”;爷爷是兄弟两人,即刘锡善、刘铭善;刘锡善有三子:永清、永润、永治;永治即刘志昌父亲,刘志昌兄弟三人:魁昌、启昌、志昌。两个兄长已经去世,刘志昌说,这一支刘姓“昌”字辈,他是年长者,负有诸多的责任。他每年清明寒节都要带领家人去九里山祭祀刘向墓。刘铭善有二子(永瀛、永滋)五孙,人丁兴旺,他的一个侄子正在编修刘氏族谱,以记载刘氏的悠久历史。户部山刘氏的堂号是天禄阁,与别处刘氏不同。

  刘家是修有族谱的,族谱存放在松茂粮行里。刘氏族谱,有的说是在徐州沦陷时,被日军纵火烧毁了。刘志昌先生说,徐州市文化局的刘玉芝处长分析认为,族谱的被毁,应该是在1917年张勋复辟失败后,驻扎在徐州的辫子兵的抢掠。张勋部队都留有辫子,徐州百姓称之为辫子兵。张勋在京失踪,军队失控发生叛乱,冲出营房烧杀抢掠。徐州老人称之为“炸营”。

  我查阅资料证明,刘玉芝女士的分析是对的。夏世辅《回忆张勋兵变》中说:“7月11日(旧历5月24日),张勋逃入荷兰使馆的前一天,复辟失败的消息传到徐州,辫子兵眼看头头即将覆灭,立即哗变。特别是张木腿的那一营,首先冲出营房,在南关一带大肆抢劫,凡是富有的店家和大户无一幸免。辫子兵抢够了,又放火烧了上街北段的店铺,大火燃烧了一下午,直到夜半,把奎河沿至马市街口的房屋全烧光了。”(《徐州文史资料》4)

  这一场叛乱过后,引起公愤,省公署派员调查与安抚。“据公署特使王玉树、铜山县商会会长张佐卿对徐州南门外各街及车站被劫、焚烧商号、民房调查情况如下:南门外下街被劫商号有双祥粮行、松茂粮行、李同茂酱园、谨丰当典等京货店、纸坊、布庄、首饰店、瓷器店等67家,民宅8家。” 余略。(杨欢《张勋复辟与徐州南关等地被劫》《徐州文史资料》16辑)松茂粮行首当其冲。事发突然,族谱来不及转移,以致毁于兵火。

  

  ●刘氏后人中教师居多

  刘志昌说他年纪小,一直读书上学,1963年在六中高中毕业,正遇到下放,青年人响应号召,便报名来到东海种马场,种地、喂马,改良徐州地区马的品种,如把蒙古马与苏联顿河马杂交,饲养的马匹,军用少,主要还是农用。那年代生活十分艰苦,没有节假日,一年发给18块钱,后来一年给21块,给了10年。当时说是五年就可以回城,谁知道一去就是十多年。刘志昌夫人苏惠新,也是1963年下放东海种马场。他们在那“兔子不拉屎”的地方苦干,改变了种马场的面貌,原来种马场一年亏损巨多,由于老三届学生的苦干,一年就翻了身。十几年的生活,无法回城,就恋爱结婚,有下放学生互相找的,也有男的找当地女的,女的找当地男的。后来有的夫妻回城了,有的则留在当地。

  刘志昌先生说,发现刘家后人从事的职业中有个有趣的现象,就是如今刘家做教师的很多,几乎每家都有人当老师,大哥、大姐都是老师,再如刘家俊在青年路小学、刘家珍在袁桥小学、土城街小学、刘魁昌在七中。刘氏多人从事教育事业,这或许与刘家祖宗的殷殷文脉有关,无疑是有渊源的,未几会有俊彦出,以光耀祖宗。


新浪微博:@徐州民俗博物馆

腾讯微博@xuzhouminsubowugu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