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今天是:   ENGLISH
徐州老故事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通知公告 >> 徐州老故事

戏马台,我的人生转折点

来源:www.xzmsbwg.com   更新:2017-1-7 14:42:26   点击:

    1955年元月8日上午,我们130多名军队转业干部,由徐州地委派人从泰州接来,安排在户部山戏马台,准备分配工作。我们一部分男同志住在戏马台小亭子斜对面的南屋,女同志安排在其他屋,西屋是铺地板的南北方向的长屋,当时是个大会议室,吃饭是在山南脸的大食堂。

19537月在朝鲜板门店,战斗双方签订停战协议后,户部山的戏马台是我们这130多名军人的人生转折点。到戏马台的第三天,就集中在大会议室宣布分配工作的初步方案,我当时被宣布分配到沛县文教科,负责小学教师工作。

    又隔了一天,大家集中在会议室正式宣布分配方案,当时会上没有宣布我,后来才知道,出于对我的关怀,我们带队的一位教导员张跃茂同志向组织提出,我家住在徐州市能否照顾。这事,他事前没对我透露。后来,张跃茂被宣布分配到萧县县委办公室。我退休20年后的去年,我和老伴一起到萧县去找过他,时隔60多年,没能找到他,心中也是件憾事。

    在戏马台分配到各县的同志走后的第二天,我被叫到铜山县委宣传部报到,派到一个新筹建的小公司去。由于我是徐州人,对市里情况较熟,派我到户部山北边马市街租了民房当办公地方(那时私房较多),同院的还有一个税务稽核组,我们对面路南就是一处五进院落的建筑群。我 多次到第三进院子,是一所小学校,再往里还有两进院落。

    我们那些转业干部对戏马台既熟悉又陌生,熟悉的是淮海战役在徐州东边和西边打了胜仗,匆匆过徐,楚王在戏马台练兵点将的故事都知道。陌生的是,他们只看见户部山,没有去戏马台游玩过。

    我解放前去户部山的印象模糊了,解放后经常路过那里,山东麓有所小学校,上面巷子里有位接骨的民间医生,小孩胳膊脱臼了就找他去接骨正位,我也到户部山南脸的状元府拜访过。

    1973年,家父从浙江退休回徐定居,住房由当地房管局安排。当时住在户部山北麓的有位和鲁迅先生有过书信交谊的时有恒,政府准备给他调剂一处较好的房子,原住房房管部门想安排给家父。我去看房时,从马市街向南,沿着石板铺的小巷,又往东拐。在一个小院里,天气炎热,时先生坐在一个小矮凳上,光头赤背,翻弄着面前的两摞古书和杂志。我和他简单地说了几句话。后来家父的住处一事作了另行安排,我就没再去过。这是我和这位大名鼎鼎的时先生初次见面,也是唯一一次见面。

新浪微博:@徐州民俗博物馆

腾讯微博@xuzhouminsubowuguan